紅寶石(Ruby)史話 [轉linux.cn]

儘管我很難說清楚為什麼,但 Ruby 一直是我最喜愛的一門程式語言。如果用音樂來類比的話,Python 給我的感覺像是朋克搖滾punk rock,簡單、直接,但略顯單調,而 Ruby 則像是爵士樂,從根本上賦予了程式設計師表達自我的自由,雖然這可能會讓程式碼變複雜,編寫出來的程式對其他人來說不直觀。

Ruby 社群一直將靈活表達freedom of expression視為其核心價值。可我不認同這對於 Ruby 的開發和普及是最重要的。建立一門程式語言也許是為了更高的效能,也許是為了在抽象上節省更多的時間,可 Ruby 就有趣在它並不關心這些,從它誕生之初,它的目標就是讓程式設計師更快樂。

微型計算機的始祖:Altair 8800 [轉linux.cn]

《大眾電子》的訂閱者是個複雜的群體,雜誌編輯 Arthur Salsberg 不得不在 1974 年 12 月刊 中的前言部分指出這點。此前,雜誌編輯組曾收到了對《如何搭建家庭媒體中心》文章的抱怨,稱這篇文章激勵了許多業餘電視愛好者走出去,削弱了專業修理人員存在的必要性,這對許多人的電視造成了極大傷害。Salsberg 認為,這個擔憂的產生可能是因為大家不清楚《大眾電子》讀者們的真實水平。他解釋道,雜誌內部調查的資料顯示,52 % 的訂閱者都是某方面的電子專家,並且其中的 150,000 人在最近 60 天之內都修過電視。此外,訂閱者們平均在電子產品上花費了 470 美金(2018 年則是 3578 美金),並且他們有對萬用表、真空管伏特計、電子管測試儀、電晶體測試儀、射頻訊號產生器和示波器的需求。“《大眾電子》的讀者們並不全都是新手。”Salsberg 總結道。

IBM 029 型打孔機 [轉linux.cn]

我知道這很學院派,可一行超過 80 個字元的程式碼還是讓我抓狂。我也在網上見過不少人認為即使在現代的視網膜螢幕下也應當採用行長度為 80 個字元的標準,可他們都不理解我對破壞這一標準的怒火,就算多 1 個字元也不行。

在這一標準的黃金時期,一行程式碼的長度幾乎不會超過 80 個字元的限制。在那時,這一限制是物理的,沒有第 81 列用於存放第 81 個字元。每一個試圖把函數名起的又長又臭的程式設計師都會在短暫的愉悅後迎來更多的麻煩,而這僅僅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空間放下整個函數的聲明。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